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朗读者

互联网发展及互联网+六个案例分享

2017-04-08管理员发布者:平台标签:

一、我的鸡笼-可溯源鸡蛋

129元线上“认养”一只母鸡,不仅买了这只鸡,还能以成本价买到360枚可溯源的土鸡蛋。这是温州创业公司“我的鸡笼”的认养模式:黄壳蛋原价2.3元,认养价1.7元;绿壳蛋原价2.5元,认养价1.9元。相当于让利0.6元给客户,360枚鸡蛋,就省出了216元。这些鸡蛋可以一次性提完,也可以按月配送。超过360枚鸡蛋,可以按原价购买,或者再“认养”一只鸡。“我的鸡笼”创始人陈金余介绍,2016年全国鸡蛋市场在3000亿左右,其中土鸡蛋占到30%。在近千亿的土鸡蛋市场中存在三个痛点:品质难以保障、价格贵、渠道不便捷。市面上的土鸡蛋往往真假难辨,有洋鸡蛋冒充的,也有“土鸡笼养”的,并非真正的散养。(笼养的成本仅为放养的三分之一,且管控相对容易。放养一来需要更多的人力,二来下雨、石子磕碰等难以避免的损耗。)为了做到真正的可溯源,“我的鸡笼”的每一只鸡、每一只蛋都有身份证号码、出生年月、防伪标志。如果有哪一只鸡蛋出现了问题,可溯源到这只鸡蛋是在哪个区域下的、由谁管理的、这几天吃的什么饲料。为了提高用户的信任感,可从“我的鸡笼”公众号的24小时直播中,看到鸡的成长环境。此外,每个月会免费组织客户去养鸡场喂鸡,增强体验感。如果发现鸡蛋或鸡和描述的不一样,可以收到“假一赔十”的赔款。在价格上,从鸡场到餐桌,省去了总经销、批发商、零售商每个环节20%的利润,加上5%的损耗成本。“认养模式”对于消费者来说,相当于花129元买了一只鸡,同时获得了360枚成本价鸡蛋的优惠。而这129元对于平台来说,有点类似于共享单车的押金,可用于规模的扩张。目前,陈金余承包了金华兰溪和衢州龙游的两个养殖基地,共2300多亩,放养土鸡20万只,每天可供应2万多枚鸡蛋。另有3000多亩的基地正在筹建中,预计今年突破40万只。消费者只需要线上下单,由“我的鸡笼”平台统一配送,全国各地30枚起、温州20枚起免配送费。由于鸡蛋容易破损,物流过程中的损耗问题如何解决?陈金余说,在鸡蛋外有三层包装,一层是泡沫、一层厚纸盒、再加上一层防震气袋条。但包装成本是否会相应增加呢?他表示,目前最高的并不是包装成本,而是配送成本。江浙沪一单的物流成本在18元左右,出了江浙沪,每单要再贵20元。“但这是必要的,前期要先占领市场,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配送费就能相应的降下来。”另一个风险点在于,鸡的瘟疫风险较大,即使不是自家养鸡场的问题,也可能受到禽流感时期的负面影响。对此陈金余称,每只鸡从破壳到40天,需要打七针形成抗体,此后在喂食中会添加一些黄芪、灵芝、枸杞等中草药。不过禽流感时期还是会有影响的,这是无法避讳的一个问题。除了养鸡场,“我的鸡笼”在温州开设了27家实体店,到6月份将突破50家,年底到100家。陈金余认为,线下的好处在于有广告效益和规模效应,有了体验感,容易形成用户认知。获客方面,“我的鸡笼”瞄准的一类是25-45岁的城市居民,一类是孕妇,还有一类是企业用户,将“鸡券”和“蛋券”作为员工福利和客户礼券。在推广过程中,团队发现在互联网教育程度高的江浙沪地区更加容易推广,而在相对传统的温州地区,温州特有的“纱面汤券”(纱面+鸡蛋),也是一种礼券的形式。根据团队提供的数据,“我的鸡笼”201612月上线,三个月的时间,被认养的母鸡超过3万只,客户超过1万,鸡场里提蛋超过200万枚。今年的计划是认养突破10万只,预计销售额3000-5000万。对于未来业务的延展,团队有三个方面的规划。一是区域的扩展,从江浙沪铺开到沿海城市;二是品类的扩充,从土鸡蛋,扩展到土鸡蛋做的蛋糕、烧熟的鸡等;三是系统的延伸,从“认养”母鸡、鸡笼商城,到喂鸡游戏、捉鸡游戏。陈金余还自创了一个“万众鸡金”的概念,如果花129元买了鸡,但不想吃鸡蛋,可以委托平台卖掉,假设一个鸡蛋赚2毛钱,360个鸡蛋就可以赚72块。“我的鸡笼”创始人陈金余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在温州做了一个女装品牌,在全国有七八十家专卖店。他认为,“我的鸡笼”的壁垒不在于模式,而在于标准化。饲养方法、配送、包装、售后服务,每一个环节都有自己的标准。“不在于将生意做的最大,而在于将标准做到最优。”

 

出处:http://36kr.com/p/5068434.html

 

二、互联网高端改衣定制平台

互联网高端改衣与半定制平台“易改衣eTailor”已完成 1000 万元 A 轮融资,资方为元禾原点。易改衣曾在 2015 7 月获得天使轮融资,领投方为广东文化产业基金旗下深圳文投国富和广东文投创工场,并于2016年下半年获得纳斯达克上市互联网企业联合创始人Pre-A轮融资,同时在 2016 12 月跟招商银行签订了增资合作协议。创始人梁仕昌介绍,改衣是长期存在的需求。简单的比如锁裤边,换拉链。复杂的则要根据个人体型把衣服改得合身。尤其是随着现代人消费水平提高,高端衣物的购买成为常态,而国际高端品牌往往根据欧美人体型设计,需要量体修改。以往改衣是通过分散的裁缝店完成,服务没有规模化、标准化,并且小店裁缝的技术、面料都不足以修改高端衣物的版型。易改衣的优势在于,直接雇佣一批优秀的改衣师,能满足不同程度的需求,同时采用中央工厂操作的方式,保证服务的质量和效率。在易改衣使用服务的流程大致是这样:用户在 App 上提交改衣需求(有 30 个服务大类,3000 多个价目),预约量体师上门或在附近合作门店量身,如果二次服务则可选择快递上门,衣服被集中到中央工厂,改好后寄回用户家或附近的自提点。物流与顺丰物流合作,整个过程大概在 3 天到 5 天之间。现在服务已覆盖北上广深四个城市,每个城市都有裁缝、中央工厂和线下门店。集中管理裁缝和中央工厂,是为了能最大化提升效率。在每个工厂内,有一批大型专用机器,集中处理衣物。据联合创始人梁仕昌介绍,易改衣一共有改衣师 80 多个,其中 50 个是高级裁缝。每一批衣服到厂后,由大师傅分配到不同人手中,难度较高的衣物则由大师傅亲自处理。在这个过程中,易改衣产品技术团队(来自网易和阿里)开发了 SOP 标准改衣流程系统,积累了1万多个高端服装改衣项目,可以解决市面上99%的服装大小不合尺寸问题。易改衣的获客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从 B 端获客,品牌线下门店、品牌区域代理、电商平台都可以成为他们的分销商。目前合作的品牌包括 ArmaniCK,布克兄弟等,平台有 XY,乐芸等,易改衣给他们 10% 的提成或企业折扣。第二种是 C 端获客,线上通过大众点评、百度糯米、58 到家等生活服务平台,线下通过自营店和合作的代收点。据梁仕昌介绍,和电商相比,生活服务类平台的流量没有那么贵,而且对于优质的生活服务内容,平台会给予支持。现在易改衣线上获取一个付费用户的成本在 50 元左右。 除上述常规获客外,易改衣也会进行异业合作,比如和大众点评精选餐厅合作发放优惠券,让用户“放开了吃,吃胖了到易改衣改衣服”,一次活动获得了数千个注册用户;还比如在招商银行金葵花中心举办易改衣工坊制作亲子套装和小黑裙,获取高端用户口碑。现在,易改衣有注册用户 50 万,交易用户 10 万;除去改裤边等小订单之外,每月客单价超过 200 元的订单超过 1 万单。据了解,此次融资将主要用于效率提升和市场拓展。物流、人员培训、线下店的 BD 都需要加强。易改衣计划在北上广深重点商圈继续打造线下精品体验店,在除了北上广深之外的城市采用城市合伙人制,以达到快速扩张的目的。团队方面,创始人梁仕昌曾在网易负责产品技术团队,联合创始人王艺晶是前比尔盖茨基金中国区项目主管,合伙人谢月生出自红帮裁缝,在裁缝行业有 30 多年经验。另一位合伙人曹建华来自阿里。

 

出处:http://36kr.com/p/5069024.html

 

三、时尚服饰租赁电商-衣二三

时尚服饰电商平台“衣二三”完成 B 2000 万美元融资,此次领投方为磐霖资本,志拙资本、UOB Venture Management、非同凡想创投、金沙江创投、IDG资本、真格基金跟投。36 氪此前报道过“衣二三”,这是为一二线女性白领提供时尚服装租赁服务的电商平台。在平台上,会员用户只需每月付费 499 元,就可以在会员期内无限次租赁吊牌均价千元左右的服装。去年 4 月完成 A+ 轮融资后,“衣二三”在原有的月租赁服务基础上,增加了服装售卖、礼服品类(原只有常服)以及配饰租赁等业务。这些业务均在于提高用户体验。此次融资主要用于平台化业务、柔性供应链,丰富平台品类以及实现更拟合的需求曲线。平台化业务,是指为第三方品牌提供租赁平台,与此前“衣二三”平台的买手制模式不同,“衣二三”不需要买断会员租赁的这些品牌服装,只要按服装租赁出去的时间与品牌方分成营收。这种轻模式不会造成“衣二三”现金流压力,而且会增加外有常服款式。目前,“衣二三”已经和国内外十几家轻奢品牌达成合作,这个月平台会上线这些品牌衣服。创始人刘梦媛表示这个业务,会是深耕的一个方向。至于为什么第三方轻奢品牌愿意以租赁而不是卖断的方式长期进驻平台,创始人表示,这是因为“衣二三”目标群体是一二线城市年轻白领,而且“衣二三”会员平均每周会在平台选择三件服饰,高频次、稳定的数据可以产出清晰的目标用户画像,这是这些轻奢品牌愿意合作的关键。从第三方品牌愿意以非卖断的方式进驻租赁电商这个角度来看,会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点:目前在国内服装租赁平台,除了自有品牌,就是第三方品牌,而后者一般都是以买断或寄售的方式交易,买断这些衣服,对于平台来说可能有现金流和库存压力,寄售的话消费者就不能单单选择轻租赁。如果现在第三方品牌愿意接受这种平台化的合作,不要求平台买断,在平台上长期以租赁的方式盈利,这样子就意味着租赁电商不用承担太多的资金、库存压力。同时消费者在租赁服装时,会因为第三方品牌共享的方式,有更多选择的可能。柔性供应链方面,“衣二三”将扩大设计研发团队,与更多品类服饰的生产商合作,增加平台自有品牌比例(目前占比 30%)。对比起第三方品牌,自有品牌不受产量、风格限制,而且有成本优势,单件成本仅为引入品牌的一半。“衣二三”要基于更可控且丰富的供应链资源,为会员(15~20天内)提供足够数量、特定(当季或爆款)风格的自有服饰。除了上述两业务,“衣二三”还将进一步建设自有仓储清洗中心。目前,“衣二三”有一个上万平米的仓储洗衣中心,是北京地区最大的中央客衣清洗工厂。 “衣二三”现在主要的获客方式依赖口碑,50% 用户是通过已有会员引入。另外,还会通过与KOL、社区红人合作,与为明星(如杨颖、宋茜等)提供服务等来吸引新用户。用户粘性则主要通过平台内容分享,与用户进行深度交流来实现。

目前,“衣二三”平台提供月度、季度、半年及年度会员服务,有 15000 SKU,合作的第三方品牌达百个,吊牌均价为 1200 元。当前月活跃付费会员数过万(70% 以上集中在一线城市),其中约 50% 用户由月度会员转化为长期会员。平台会员年消费均额达6000 元,超过 50% 的会员在租赁后购买过部分服饰。关于服装租赁平台,现在在第一梯队的国内玩家还有多啦衣梦、女神派。相对“衣二三”,多啦衣梦定位在二三线城市年轻女性,“女神派”则从礼服切入(最近报道常服收入已超过礼服)。

 

出处:http://36kr.com/p/5067013.html

 

四、中医+互联网

20161225我国第一部关于中医药的国家法律《中医药法》出台,中医行业迎来重大利好。根据国家卫计委数据,2013年我国中医药产业市场规模超过6000亿元,且每年以30%以上的速度递增。近两年,互联网医疗发展势头强劲,中医行业也开始探索互联网+中医模式,中医O2O、中医在线诊疗等多种模式涌现。2016年更是呈现出爆发增长的趋势,中医创业公司增多,中医类医疗项目不断得到融资,医疗行业巨头纷纷布局。今天要介绍的“神黄科技”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基于中医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专注于中医医疗创新服务的互联网企业。创始人兼CEO周晋告诉36氪,“神黄科技”成立之初面向B端提供医疗信息系统服务,包括数据挖掘、诊疗决策等,服务的对象为国家中药管理局、中国中医科学院、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等中医里的“国家队”。2015年公司认为,互联网的机会到来,考虑到市场需求以及传统2B业务的实现路径太长,公司决定将业务发展至C端,推出中医线上学习和医患撮合O2O的模式。目前“神黄科技”B端和C端的业务同时进行。C端主要有两个产品:神黄中医智库和神黄名医馆,前者帮助医生和爱好者学习中医知识,后者用于医患撮合。中医智库定位为“中医人的掌上知识库”,数据源于国家科研成果应用转化,如国家中医古籍数字化工程项目、中国中医药传统知识保护名录数据库、国家名老中医学术经验传承项目、中国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等。目前中医智库已收录了2000种古籍、4万例病案、30万首方剂,涵盖了1000种疾病、9000种证候、20000种症状。要做中医知识库,不仅需要好的数据来源,还得有权威认证。为了保证内容的专业性,中医智库只跟国家权威机构合作,不从互联网上扒取偏方或让用户产生内容。App里的每条信息都经过中国中医科学院、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等专家委员会评审,且每条信息都会表明出处,让学习的中医有据可查。周晋表示,从数据层面来看,中医智库已做到了行业第一。神黄名医馆则筹备了一年,于2016年年底正式上线。周晋认为,这个行业的痛点在于,名老中医往往在民间且十分传统,很多好的诊所、医馆并不为人所知。而这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是可以利用互联网解决的。神黄名医馆作为撮合平台,一方面能提高中医的阳光收入和工作效率,帮助他们获得预期病种的高质量病源;另一方面,也能帮助患者发现适合自己的好中医。患者通过线上对医生的介绍,以及同行和患者对医生的评价来选择医生,挂号问诊。平台上涵盖了100项全科常见病问诊单,患者快速完成后,问诊结果直接导入病历夹。平台支持诊疗辅助,在选择症状、疾病后能获得智能诊断分析。医生通过短信和微信即可给患者发送处方单,方便快捷。同时平台和康美、同仁堂等知名药企合作,由他们负责中药的代煎配送,由此完成“寻医 - 诊疗 用药” 的闭环。周晋表示,中医与互联网的结合其实具有天然的优势。首先中医一般治疗的是慢性病,重沟通、轻设备。在一次线下诊疗、望闻问切之后,患者如果能把如口苦、面红、虚汗等体感描述得清楚,后续

网联科技微信公众号

相关信息